您的位置: 首页  实验仪器

镜画仪

发布日期:2014-02-28   浏览次数

镜画仪

 

  EP-Z 715智能型镜画仪是一种测试学习迁移能力、动作技能、学习能力的智能化仪器。迁移是指人们在一种情景中获得的知识、技能会对在另一情景中获得的知识和技能产生影响。两种情景中的知识和技能共同点愈多,相似性愈大,则迁移的程度也就愈高。

 

仪器介绍

镜画仪要求操作者依据镜像用测笔在原图上沿轨道描绘轨迹图形来实现学习过程。可以发现,随着练习次数的增加,完成描图一周的时间和离轨次数都会减少,达到学习与迁移的效果。通过对练习过程中的测试数据进行分析,即可判断个体的迁移能力、动作技能的学习能力和其他心理状态。

本镜画仪首先使用挡板遮蔽操作者对原图案板得直接注视,使其仅能注视由平面镜反射的镜像。然后操作者依镜像用测笔尽可能地沿着原图案轨迹描画图案一周(镜画由此得名)。由于镜像和原来的图形相比,上下方向倒置而左右不变。因此,描画水平线条时眼手的协调动作与习惯一致,而描画垂直线条时,与习惯动作相反,当斜向描画是,手法则要兼顾两者,也就是说存在习惯改变的问题。

本测试过程分为6次测试,每次都要求操作者沿图案轨迹走一圈。每圈结束,仪器记录在轨时间、脱轨 次数和出错次数。第一圈和第六圈为左手操作;第二、三、四、五圈为右手操作。左手的两次操作便是右手练习的前测和后测,由相关数据即可得出右手练习技能对左手的迁移量;四次练习曲线则可反映出操作者练习的学习趋势和技能形成的能力。结合镜画仪的反复练习可以引导学生摆脱旧的思维定势,揣摩动作技能形成的相关过程,体会知识迁移的规律。智能型镜画仪具有测试程序自动运行、数据实时呈现、统计结果自动处理的智能化特征。

精华仪由镜画图案版、镜画与遮版组件和底盘三大部件组成(见图1)。

图案版:包括六角形、六边形、三角形3块,没块有大小图案各一。

镜画与遮版组件:当平面镜竖起时,练习者便能从镜画中观看图案版的镜像,而转下遮版可挡住练习者对原图的视线。镜面与遮版可各自绕支架轴任意转动,支架固定在底盘的边缘之上。

底盘:底盘上可配装任意一种图案版。底盘右侧具有显示屏,用于显示操作界面、指导语和测试数据等。显示屏下方有备用功能操作按键。屏幕下方有与显示屏同步播放用的微型扬声器。底盘右侧面还装有耳机插孔,插入耳机同时可予聆听。测试笔置于底盘右侧下方,使用时按动测试笔尾端,测笔即可弹出。底盘右侧面上还分别置有电源插座和电源开关。


               图1 EP-Z 715智能型镜画仪

 

 相关背景

镜画实验最早出现于Henri 1898年出版的专著中,Ueber die Raumwahrnehmungen des Tastsinnes。在这本书的触空间知觉部分,虽然只有1页半简略介绍了镜画实验,但它却包含了后来被更详细地建立的镜画实验的所有基本元素。之后,在Revue general sur le sens musculaire 一文中,Henri更详细地描述了镜画实验,并且这次的实验与先前那个有所区别:原来那个要求被试在两点之间画一条直线,而这次则是先由主试在纸的右边以45度角画一条直线,再要求被试画出这条线的平行线。1905年,Dearborn在它的镜画实验中使用了六角星作为被试描绘的图形,但直到1910年,他才发布了对这一实验改进的描述。作为一名教育心理学家,Dearborn认为镜画实验是有价值的,因为它提供给了学生与手部相关的,尝试错误学习方法下的一次经历。

Starch1910)的实验中第一次使用了Dearborn设计的六角形图形的镜画仪。它是用来研究儿童获得运动控制过程中所使用的尝试——错误的学习方法的。之所以使用镜画仪,是因为通过画镜像的六角形,可以建立运动与知觉过程间新的协调关系。Starch认为六角形相比于其他图形有一些优点,比如它的不规则所带来迷惑性。首先,被试需要经常转换运动的方向——这点保证了足够大的难度及动作的多样性。其次,六角形的各边都是等长的——提供了规则性。第三,各边也是足够长的,从而保证了合适的难度,及使被试不易感到疲劳。

Starch1910)的实验过程是先用左手画半个六角形,再用右手画10个完整的六角形,最后用左手画完剩下的一半。实验的结果被制成图来看每次所需的时间和错误次数。用左手分别画2次半个图形的设计是为了排除第一次左手练习的影响。下图呈现了实验中获得的右手协调过程的典型曲线。图1中横轴上每一格是一天,即整个实验进行了连续几天的测试,其中只有2次被打扰:1次是在第一天的第4041次记录之间;另一次是在第二天的第46次和47次记录之间。总共记录了100次。上面的曲线是时间曲线,而下面的曲线是错误曲线。两条曲线都表明了一般的学习进程:开始提高很快,但之后进步趋于缓慢,最后达到各自的限制点。不同之处在于错误曲线似乎比时间曲线先达到最低点。另外STARCH认为虽然图上没有显示,但在某一学习的平原期似乎就是一些其他的学习方面的快速发展期。本图所对应的实验结果是:右手的正确性提高了92%,时间提高了84%;而左手的正确性提高了81%,时间提高了85%

最后,Starch总结道:六角形的镜画实验有一些值得赞美的地方,它足够简单、方便,满足对交叉教育和尝试——错误学习的研究方法,并且其结果是可明确测量的。该仪器可以对学习研究中的一些问题进行研究,特别是肌肉协调运动的一般发展,对小孩和成人适应获得新的运动习惯的比较,交叉教育,练习迁移,以及在成绩提高的记录中不同间隔的效应。

1 镜画仪学习曲线

(引自Starch, 1910)